NO.10884 R

莫福 原著向

“先生。”他危险地眯了下眼,我能看出他并没有带来任何枪械,但不能保证的是莫兰上校是否除外——那位上校几乎是我所见过的最为优秀的枪。
“我们都是绅士,有着礼教,您应当知道的。”他开口道。在他的府邸里我无法保证太多,此时的处境比我所料到的还要被动。教授大方的让我观察演绎着他的一切,而我无法知道这是否真实。
恰如此刻,我只能目睹他从容站起,走到我的面前。
“若是有心人便会发现,若是我的那把折刀刺入我们任何一人的体内,那么余留在外的刀柄恰好会是我们现在所相距的距离。”
教授闻言轻抬下颌,如鹰般的险诈目光却上下扫视着我:“即如此,退后一步对我们而言又有什么必要呢。”他轻笑一声,“先生,事已至此,已无法收手了。”
他话中的意思显而易见,真实而太过简单,令人生疑却不得不将怀疑念头抹去。教授身上的麝香味过于明显,到了足以令我心烦意乱的地步,于是在这位数学教授面前我逐渐步入弱势。
无可置疑,这十分危险。
“我知道你想做的,也明了当下局面,但这并不为我所容。”
“很好,那么问题在于,即使以命相搏也在所不辞?”
“在所不辞。”
他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,露出了夸张的笑容,少时,他又将单边眼镜取下擦拭,过后重新佩戴:“您很有趣,但您的性命不值一提。”他突然伸手扼住我的咽喉,“就像现在,您不敢轻举妄动,我却可以轻易取您性命。在您生与死的界限上,只有您的才智能稍稍将您向生的那方拉。”
他收回手,我却靠近了一步,使那把折刀彻底没入我们其中某一人的体内。
“为什么。”
“退后,上校会杀了我。”
“完全正确,”他像是听到了一个学生对附加习题的绝妙解答般的雀跃,“祝贺您,拥有新的方式去选择死亡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