务虚。

Roil.

假装是个教授

那我瞎搞什么东西,我明明专业瞎逼逼(…)

满嘴胡话自是能引起他人的注意。
是了,是了,先生们,谁又曾平庸无道却浑身光耀呢,转动你们脑瓜里僵硬生锈的齿轮仔细想想吧——若中庸惘然,谁又能在此存活?
没有人!您真聪明,因为您从我引导性的话语中察觉到了我所偏向的一方,可若我的言辞中正无差,您可得纠结一阵子呀。
我不是指它的答案是否定的,但这仅为我个人偏向的一方,它是主观意义上的。而只要我影响到了足够多的人,它则转变为客观意义上的——甚至成为公理!
您会阻止它吗?
从小的教育使您对诸如此类的反动言行十分敏感,有如打破规定的事物般应受到义理十足的反驳与批判——但您会吗?您无法反驳,但您会欣然同意吗——自然不会。
可当您观至这句话时您会不会咬咬牙,算是默许了?至此,您有什么资格说您脑内那几立方厘米的脑浆是由自己完全掌管,思想由自身操纵?
社会经思想活动组成,而无人作为最终操控者,仅由思想的相互影响存在,但统治者从何而来?
先生,这些问题无休无止,烦人的紧,有什么值得费力思考的呢?

评论

热度(3)